立即订阅

市长之死

2020年08月12日 08:08 来源于:滨州财经网
一“嘟嘟嘟”,市秘书长A办公室的铃声像得到什么喜讯似的突然响了起来。铃声干脆利落,一如A秘书长雷厉风行的作风。这铃声,赢得了市长Y的

“嘟嘟嘟”,市秘书长A办公室的铃声像得到什么喜讯似的突然响了起来。铃声干脆利落,一如A秘书长雷厉风行的作风。

这铃声,赢得了市长Y的青睐,他在大会上小会上夸奖A,说是当今万紫千红般的音乐铃声,就像五光十色的世界,沦陷了许许多多人,而A秘书长却不为所诱,继续保持和发扬这原始的铃声,他的这种定力,胜过了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呢!

有了Y市长的宣传,A秘书长不说是声名鹊起,却也是名声大震。许多人预测,A秘书长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。

A秘书长正在专心致志地看一份报纸,猝不及防地铃声着实使他吃了一惊。不过,他的这份吃惊,只是使他的心稍稍跳了那么一下子,其实说不上是跳,应该说只是那么蠕动了一下,比那些虫子蠕动的幅度还要小一些。他的脸上仍是惯有的云淡风轻,就像庙宇里的菩萨,被塑造成了一种表情一样。A颇为自负地认为这就是定力,如同禅师参禅打坐时一样,哪怕你泰山崩于眼前也不会眨一下眼的。这是一个想干大事的人必须具备的条件。

A秘书长放下文件,伸出年轻富态充满活力的手,拿起话筒,脸上的肌肉凝结成像一块板砖,显得极为庄重肃穆,在百姓和僚属眼里,这就是官威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嗯,哪位!”A秘书长吐词极为精练,好像他说的不是现代汉语,而是古代的文言文。

“你是小A吗?”那头一个略带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传来。

A秘书长一听这声音,那凝结成像一块板砖的脸,一下子像盛开的牡丹花,绚丽而灿烂,声音也极为温和而柔美:“Y老,是我,我就是小A!”

“你好好准备一下,明天我们去花花省Q城考察哦!是我力排众议,任命你为考察团副团长。”那头的声音虽然平静如水,可A能捕捉到话里的那份喜悦。

“谢谢Y老的抬爱和赏识!”A秘书长的语气满是讨好和谦卑。

“我俩之间就不用客气了哈!好,就这样,明天我通知你!”Y老说完话,把挂了。

考察团飞抵Q城。Q城S市长不顾自己日理万机,亲自将Y市长和A秘书长迎接进了Q城唯一的一家六星级酒店——帝王风光酒店。考察团的其他人员则被安排到一家与“星”字沾了些边的酒店。考察团的人员对Q城这样安排有些不满,可这些不满也只能是装在心里,不可泄漏出去,哪怕是脸上的表情也不能异样,不然,这可像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一样,后果是你想都想像不到的严重。

Y市长对S市长耳语了一句。S市长点了点头,于是,A秘书长的秘书,一位美艳娇柔的女子D也住进了帝王风光酒店。

考察的第二天,Y市长叫上A秘书长到花花省一著名旅游风景区X山去游玩。A秘书长把秘书D也带去了。因为对A秘书长而言,D就是他的影子,与他是如影随形的。

X山真是名不虚传,风光无限,游人如织。

当Y市长与A秘书长及D秘书和本市陪同人员到达此山前,当地已出动警察,特地将Y市长一行人经过的这条山道戒严。

游客们纷纷猜测会是什么人物要来,有说中央要员的,有说省委重要领导的,总之是来头不小。大家都想看看这大人物长什么样儿,究竟像仙还是像佛,有个别心肠恶毒的竟认为像妖魔鬼怪,可这条道已戒严,他们想看也看不着的,大家只得怅然地离开。

一行人来到山上,山上领导及下面的员工早已准备就绪,站在佛堂门外恭迎大驾光临。

Y市长一行人进入佛堂,烧香点烛,参拜神佛。看得出,他们对佛还是很虔诚的。在我国,佛文化已有两千来年的历史,如同香堂里袅袅青烟,熏染出极浓厚的氛围。所以,不只是Y市长他们,而且整个国民都是对佛顶礼膜拜的。

参拜佛后,大家以为Y市长他们要去观赏X山的风光,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,Y市长直捋衣袖,大声说着要与A秘书长大战一场。

A秘书长也大声应答着,说是要好好地向Y市长讨教讨教。

陪同来的Q城市领导有点懵,因为他看Y市长与A秘书长那架式,好像是要打架。他怎么也没想Y市长和A秘书长两人会有这么个癖好,任是他们阅历不浅,可对眼前这局势,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应付的。

Y市长和A秘书长见大家呆愣愣地,就像庙里的泥塑木雕表情都是凝固的,就催促他们快快准备。这些人一听到催促,虽然活泛开来,可他们却像那被掐了头的虫子,只在那团团转。

D秘书伸出两只纤纤手指捂了一下那艳艳的樱唇,甜美的笑了笑,那酒窝盛满了玉液琼浆,然后莺声燕语道:“你们还不把棋摆好,他俩要下一盘棋!”

果真是“一语惊醒梦中人”。很快地,棋盘就摆放好了。

面对面落座的Y市长与A秘书长,胸中似有数万甲兵,俨然有着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”的风度。

其他人都屏气凝神地围观,想一睹两位精湛的棋艺。

两人落子如风,在楚河汉界两边各自调兵遣将,真的如同李贺诗所描绘的:“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,角声满天秋色里,塞上燕脂凝夜紫……”虽说战争的气氛被渲染得浓烈浓烈的,大家似乎马上就能看到那“伏尸百万,血流千里”的惊心动魄场面,可两人似乎都是仁义之师,都信奉孙子兵法的“不战而屈人之兵,上也!”

真是“皇帝不急太监急”,旁边观战的人似乎已是五内俱焚,可这两位仍是那般的儒雅,让人想起空城戏坐在墙头上抚琴摇鹅毛扇的诸葛亮来。

其实两位对象棋这国粹,仅仅是喜欢而已,如果你想从棋艺上来考究,那他俩跟街上摆坝坝棋的差不多,甚至还不如他们。

诚如有位欧阳说的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Y市长与A秘书长就是这样的。他俩把棋道与官道融为一体,棋道即官道,官道即棋道,两者的共同点都是,波诡云谲,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。所以,他俩下棋,其实是在切磋官道。

两人下了半天,终于有了实质性的接触。Y市长的车越过了楚河,那气势,真像当年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西楚霸王。只是让观战者气短的是,Y市长的车不是搴旗拔寨,攻城掠地,而是只顾掳掠A秘书长的兵,有点像俗话说的,三十晚上摘桃子——专拣软的来摘,完全没有一点儿霸气。终于Y市长的车有了些豪气,他敢去捉A秘书长的马了。A秘书长升车保马,摆出一副弱势群体的态势,表明欺凌我可以,要我命我会挣扎的,就像俗话说,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是一个道理。其实,这是A秘书长制造的一个假象,也是他为Y市长设置的一个陷阱,那就是他升炮打Y市长的死车。

再说“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”,旁边的人都看到了这一着,见Y市长却浑然不觉,没去动车,却想去动兵。有人也就不顾什么“观棋不语真君子”的话了,嘴里嚷着“车、车、车”。Y市长雍容地笑了,把车拿起来给那嚷的人看,说,车怎么啦?这不是完好无损的么?他可是我骁勇善战的一员猛将,能支撑起我半壁江山的呢!说完后,又把车放回原位,似乎让车镇守那地方他才会高枕无忧。

A秘书长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,Y市长却一把抓住了,他问A秘书长,小A,你笑什么?这局棋你未必能赢得下么?

A秘书长忙说,我只能是您老的手下败将,我是叹服您老那大将风度呢!

Y市长点了点头,说,小A,你这话不错。来,继续下棋。

A秘书长没打Y市长的车,他的马就让Y市长一直压着,就像他晚上压在D秘书身上一样,虽说D连出气都困难,可她却说她很快活。A秘书长自然知道,细节决定成败。像这就是细节,在这些问题上,要尽量让领导高兴,在世俗人眼里,这是阿谀逢迎,溜须拍马,他们很是鄙夷这做法的,其实他们不懂,这就是为官的艺术,想在官场左右逢源,没有这些艺术是不行的。

两人就这样下着棋,在旁观者看来,他俩这不是在下棋,是在耗时间。

这时,Y市长的铃声响起,是一位络歌手唱的很流行的歌曲:“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……”

Y市长对A秘书长说,小A,你等一下,我出去接个就来。

Y市长接了回来,对A秘书长说,这局棋不下了。接着又说,小A,你说,这局棋是你赢还是我赢?

A秘书长瞅了瞅了棋盘,似乎是在研究,然后说,这局棋,说什么我也赢不了,看来是您老赢了!

Y市长胸有成竹地说,赢肯定是我赢,只是这是一场持久战。这局棋我俩封存在这里,等有时间再来下。我们这就下山。

Y市长忙天火地地回到酒店,把A秘书长叫到自己的房间。很是亲切地对A秘书长说,小A啊!这次我有点事,要去海滨城市一下,考察剩下的这几天我是回不来的了,这里的事你就全权做主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不必请示我。

A秘书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并叫Y老放心,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好的。

Y市长笑了笑,拍了拍A秘书长的肩说,你办事,我是最放心的了。

于是Y市长放心地飞到海滨城市去了,那里有个玫瑰色梦幻正等着他。

Y市长乘坐的飞机在海滨城市着陆的同时,省纪检委书记的响了,里的人检举Y市长身为考察团团长,不但把考察团一班人马丢在Q城不顾,而且连他自己也不知去向,好像是跟大家玩起了消失。如今考察团群龙无首,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引起了省纪检委书记的高度重视,虽然他不知道这是否属实,可他本着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的原则,立马派专员到Q城市去调查。

专员不是警察,需得要到处去求证。他下车伊始,把考察团的人招集起来,询问Y市长即他们的团长到哪里去了。

考察团的人都说不知道。其实考察团的成员们在飞抵Q城后,就没能见到Y市长的踪影,这又叫他们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了呢?

专员又问A秘书长,你是副团长,你知道他去哪里了么?

A秘书长摇了摇头,两手一摊,就像玩股票的把所有股票都抛售出去一样,说,我也不知晓。

专员很是气愤,暗暗骂道,什么鸟市长,竟然把公事放一边去忙自己的私事,最为可恨的是,他还把这事搞得来就像当年地下党一样,叫你无法找到他。这真是我们党的败类。

专员在Q城呆了一两天,Y市长仍是杳无音信。专员不再呆了,他要回去汇报,说Y市长玩忽职守,如同战场上临阵脱逃的逃兵,应当送交最高军法法庭处决。

市委书记在得知这一情况后,立即任命A秘书长代理团长,指示他要把这次考察工作做好,做仔细,做到一丝不苟。A秘书长向市委书记保证,他一定要做好,以此来报答书记的信任。

省纪委书记在听取了专员的汇报后,觉得Y市长有问题,立即派人对Y市长进行调查。

然而调查很快陷入了僵局,Y市长把一切都做得是天衣无缝,让调查组的人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来。就在调查组准备撤离时,一个匿名打来,通过这匿名的检举揭发,调查组的工作有了突破性的进展。他们又顺藤摸瓜,结果令调查组惊诧莫名的是,Y市长竟然是全省最大的贪污犯,其贪污受贿金额高达上千万元。

Y市长乘坐的飞机还在几千米的高空上呼啸而行时,他就给A秘书长打了,叫他来接机。

A秘书长在里嗯嗯啊啊的,Y市长没听出他在说些什么,不过他认为这是小A表示听从的意思。

Y市长站在飞机的舷梯上,很是气派地放眼一望,奇怪!机场里怎么没看见小A。Y市长想,这小A,时间观念那么强,从来都没迟到过,今天怎么破天荒地迟到了呢?到时我可得说说他。

Y市长下了舷梯,几位警察好像已恭候多时,把Y市长围住了。Y市长正想问他们这是干什么?一副崭新锃亮的手铐戴在了Y市长手上。

Y市长给搞糊涂了,他对着警察大声喊道,我是Y市长!你们不认识我么?你们这些混蛋!

警察冷冷地说,我们知道你是Y市长,我们奉命逮捕的就是你!

这是为什么?你们说,这是为什么?Y市长声嘶力竭地吼道。

到我们局里,你就知道为什么了。警察仍是冷冷地说道。

Y市长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身瘫软了下去。幸好两边的警察架着他的双肩,他才没瘫倒在地上。

Y市长因贪污受贿判处死刑。

Y市长不想死,他叫家人去找小A,请他想方设法保住他的性命。

可是Y市长的家人到A秘书长家跑断了脚,都吃了闭门羹,他们连A秘书长的人影儿也没见着。

Y市长听家人说后,破口大骂A秘书长,说他当年真是瞎了眼,一手把A从一个一般公务员提拔到市秘书长,没想到他却是这么个无情无义的势利小人。

随着Y市长应枪声倒地,A秘书长坐到了Y市长的位置上。于是,这个市的市长便成了A市长。而D也升任市秘书长。

一天,A市长夫人接到一个惊恐万分的女人打来的,说是A市长死在她家里,问A市长夫人怎么办。

A市长夫人听了,倒是出奇的冷静,她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来的,只是她没想到会来得早了些。她叫那女人不要惊慌,千万不要露了风声,她马上就过来。

A市长夫人通知了自己的儿女,叫他们十万火急赶回来,家里出了大事了。

儿女一回来,A市长夫人就与儿女一起往那女人家赶。

A市长夫人一边赶一边拨通了火葬场的。

她的儿女问她拨火葬场做什么。

她这时才向儿女把情况说明。并吩咐儿女不要声张,因为此事如果张扬出去,对他们的父亲及全家人都是极为不利的,搞不好就像当年Y市长一样,派调查组来调查,结果声败名裂,而且家人也会受到牵连。

到了那女人家。A市长夫人从看到这女子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,也着实可怜起这女子来。都是女人嘛,而且是一个男子的女人,她对这女子没说什么,只是叫她不要声张。

谁知这女子却说她已向警察报了案,警察马上就要来了。

A市长夫人临危不乱,马上掏出,拨通了警察局长的,跟他简略地说明了情况,叫他亲自来一趟,因为这事得他亲自来处理才行。

火葬场的车与警察的车同时到达。

A市长夫人叫火葬场的车把人拉走。警察想阻拦,这时警察局长来了,他叫下属放行,于是,火葬场的车把A市长拉走了。

警察局长对A市长夫人说,A市长死得蹊跷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,他问A市长夫人,是不是对A市长的死进行调查。

A市长夫人却说是正常死亡,完全用不着调查,谢谢他的关心。说完,她把警察局长拉到一边去,向他阐明了厉害关系,警察局长听明白了,也就点头说不进行调查。

A市长的追悼会办得很是隆重,省委一些领导,市委书记及市上的一班人都送来了花圈,并亲自前来悼唁。

A市长悼词最后一句是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共 555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彻悟玄机的大作!两个市长,都死于风花雪月,可是Y市长被判死刑,遗臭万年。A市长则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。作者深刻体察官场潜规则,把一个人人心中有,人人口中无的现实痛快淋漓地描摹出来,既张扬了正义,又无懈可击,可见作者深得文学鞭挞与平衡的妙道。推荐。【:耕天耘地】【江山部 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00:0 :4 彻悟玄机的大作!两个市长,都死于风花雪月,可是Y市长被判死刑,遗臭万年。A市长则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。作者深刻体察官场潜规则,把一个人人心中有,人人口中无的现实痛快淋漓地描摹出来,既张扬了正义,又无懈可击,可见作者深得文学鞭挞与平衡的妙道。

回复1楼文友: 00:17:01 谢谢耕耘兄的鼓励!

2楼文友: 02:41:16 小说最大的妙处在于一波三折,在人人都以为故事已经到了高潮就要结束的时候,忽然异峰突起,再掀波澜,佩服月儿老师的巧妙构思,更对现实的官场及所谓的官道做了无声的批判,时代感很强,非常有现实意义的小说。学习了,问好两位领导,O(∩_∩)O~

回复2楼文友: 0 :28:18 欢儿,你也是领导呢。今后不能这么说话,大家是文友呢!谢谢上官欢儿的好评!

楼文友: 18:41:01 非常精彩的作品! 喜欢文学、音乐

回复 楼文友: 20:21:46 谢谢李荣兄的鼓励!

4楼文友: 21:17: 4 A秘书长设计除掉Y市长,自己做了市长果然是计高一筹,虽落得同样下场,死也死得比Y市长光彩多了。小说形象地道出了官场的规则与黑暗。

回复4楼文友: 22:44:51 谢谢依是幽兰的点评!

5楼文友: 16:12:50 有作家言: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,不是结构,不是语言,而是细节,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,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。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!读到好的小说,当顶!

先声药业港股上市
新生婴儿肚子胀气症状
台州较好的白癜风医院
关键词:
友情链接